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日志

 
 
关于我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网易考拉推荐

【凌冰原创】上金山寺拜见印空法师(一)  

2015-11-19 22:55:22|  分类: 心灵驿站【凌冰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0月12日(农历八月三十日)
【凌冰原创】上金山寺拜见印空法师(一)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大金山寺慈善协会会长、大金山寺住持印空长老尼
【凌冰原创】上金山寺拜见印空法师(一)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我的妈妈
【凌冰原创】上金山寺拜见印空法师(一)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1.
         在10月8日晚做梦上金山寺拜见印空法师,醒来后梦境景象清晰,次序完整,而且心中有非同寻常之感。。。我决定上金山寺寻梦,印证梦中之事是否属实。

         10月12日(农历八月三十日)清早出发,搭乘9点20分的班车,乘车赶路出奇的顺利。

          金山寺坐落于临川区云山镇。公交车从市区出发,沿着昌抚公路,大约五十分钟就到达山前。车停在公路旁的大金山禅寺牌坊侧,下车后,道恒师父已叫车在路上等候,车子沿着曲折的道路上山门。

          下午1点多钟,我到达金山寺文殊院,中午吃了一大碗饺子,是道恒师父包的,真不知是巧合还是我幸运,这天北京的大乘师父来金山寺为弟子受菩萨戒。他是云游师父,各地的寺院请他讲经说法,晚上师父住在文殊院。我问道恒师父:“我能见到印空法师?”师父答:“要看缘份,师父经常闭关修行,还会外出。”我告诉师父,我只想证实梦中所见之事是否属实?我很少做梦,但几乎每次做梦都有寓意,也就是未知先觉吧。道恒师父打了当家师父的电话,未接通,因为去见印空法师要提前预约,要当家师父引荐。道恒师父有点犹豫,说再等等,等打通了当家师父的电话,我们再去见印空法师。我告诉她没事,我想安我梦中的路线直接去见印空法师,我相信菩萨托梦,我一定能见到法师。

         2.
        两点多钟,我和道恒师父刚出庙门,就有一辆去金山寺新庙的车,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在2点45分到达山下的金山寺新庙。
       “师父,你告诉我印空法师住哪座楼就行,让我按梦中的路线直接去找印空法师。”刚进庙门,这里和梦中是那么相似,这是我第一次来呀。

      “我还是先打个电话给我的师父吧,没有当家师父的应许,师公的房间是不让人进的,有好几个师父守着,我们只怕进不去呢。”道恒师父告诉我。

     “没事的,师父,我菩萨帮忙。”我径自向那边走去。

     上了二楼,师父告诉我:师公就住在二楼。我走到第三间门口,突然就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还直接到里面去,第一眼就看见印空法师坐在佛堂边,那神态和相貌是如此像我的妈妈,激动,兴奋,惊喜,眼泪夺眶而出,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印空法师面前,“扑通”一声就跪在她面前,叫一声“师父!”便泪如雨下。这一切和梦中是如此相似,印空法师好像好像我的妈妈。道恒师父告诉印空法师:“师公,她是吉安的一个居士,想来看看您。”这时,三个师父进来看见我在这里,先是惊讶,然后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这才反应过来:就这几秒钟的时间,好像是菩萨将她们支走,我才能直接进去见印空法师。

       ”你起来,坐我旁边。“印空法师慈眉善目,她正在喝蛋白粉,便叫一个师父帮我和道恒师父各泡了一杯。道恒师父好像很拘谨,站在我旁边,没入坐。印空法师要道恒师父坐下来。

       印空法师仔细看了看我,拉着我的手,竟然拿云片糕直接喂到我嘴里,“吃,闺女,这云片糕很好吃,你多吃点。”她怎知我爱吃云片糕?我妈妈喜欢吃云片糕,看着她吃云片糕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每次回家我总要买云片糕给我妈妈吃,而且我喜欢和妈妈一起分享,失去妈妈的彻骨之痛像风一样袭来,我强忍住,不让泪水奔泻下来。印空法师一只手不停地喂我吃云片糕,一只手摸着我的头:“乖!闺女,多吃点!闺女乖,多吃点!”一声”闺女“一声”乖!“是父母深深的温暖,是父母嘴里那个含着怕化,噙着怕融的小糖果,那一声乖,一声闺女,绵延父母多少声声不息的疼惜和眷爱。那甜蜜如梭的岁月,可惜一去不复返。暗淡芳尘,洗尽铅华,几度沧桑。现在这一声乖和闺女,喊疼了我的灵魂,那声音若潮水般整个席卷我的身心,一种窒息的疼。

       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微闭眼,就像妈妈在我的身边。印空法师把我抱在怀里,而我也靠在她的胸前,温暖,安全,魂牵梦萦里,这是妈妈的味道。我顿时产生错觉,好像我的妈妈又回来了。

      ”师公,为你们的缘份留个纪念。”师父们在旁边拍照,眼里充满羡慕,我这才从恍惚中醒来。

      印空法师又叫他们拿他们自己做的中秋月饼给我吃,奇怪,她怎知我爱吃月饼,最爱吃妈妈做的月饼。我一下子吃了3个月饼,这月饼的大小,形状,里面的陷,全和我妈妈做的中秋月饼一样,妈妈的味道,牵扯着我魂魄的疼。

       印空法师问了我的一些情况,当问我爸爸妈妈身体可好时,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我不停地摇头,哽咽着说”我没有爸爸妈妈了,他们都走了。“

       ”别哭,不哭!乖,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也是你的爸爸,我来疼你!“印空法师眼里也有泪珠。

       ”师父妈妈!“我脱口而出。”师父,你样子特别像我的妈妈,不对,我妈妈比您小,应该是我妈妈很像您。“

        师父问了我的家庭情况,我的先生,我的孩子,他们的名字,年纪等等。她时而牵着我的手,时而喂我吃东西,我情不自禁地靠在她身上,享受着妈妈的味道,爸爸的温馨,亲情的温暖。

         3.

        佛堂的经声佛号袅袅入耳,我依靠在印空师父怀抱里,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此一刻,时光已静止,暖暖照射在我身上,满满的全是妈妈的味道。在这心碎心静心动中,我在半醉半醒,似梦非梦的残缺的呼唤声里,原来那一声“丫头”“闺女”“乖”穿梭多少诉至不完的爱恋!这是爸爸妈妈的柔声呼唤,美如天赖!

       忘不了,大校刘声东祭文《妈妈》,母亲虽只是一个平凡质朴的农村妇女,却是我情感世界的玉皇大帝。是啊,爸爸妈妈就是我的那片天,爸爸妈妈在时,不觉得“闺女”是一种称号和荣耀,爸爸妈妈没了,才知道这辈子女儿已经做完了,再也没人叫我闺女了,我的天塌了!

   印空法师的一声声“闺女”,犹如雪中送炭,温暖了我那枯萎的心,撑起了我那片黑暗的天,我何德何能,能修道与印空法师的这段缘份。是菩萨的牵引和托梦,我想也是父母冥冥之中的眷顾,换一种方式爱我!因为这一天正是“感恩节”!
 
        


        
——完稿于2015年12月8日(十月廿七)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