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日志

 
 
关于我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网易考拉推荐

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2016-11-10 09:07:31|  分类: 凌冰心情文字【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1月2日(十月初三)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深秋收获季节,我来到了安福山庄,在两个小妹的陪同下,探访了崇文书院。 我极喜欢“崇文”这个词,极喜欢“崇文书院”这四个字,因为崇文,我的理解为“崇文尚德”,安福自古素有崇文重教的传统,种田,读书,又是安福民间相励相勉的大事,故“盘箕晒谷,教崽读书”之美德流传至今。

    余秋雨先生曾说过,书院就是中国文化传承至今的一把钥匙。

    从山庄乡街上到崇文书院只有六公里路程,经过两个村庄就到了。适逢秋收季节,一路上晒满了稻谷,崇文书院也是满院的丰硕,满眼的金黄。。。。。刚进院门,我就迫不及待地奔了过去,可惜历经百年风雨的古建筑已经被拆毁,现在是洢溪小学校舍。

    走进院内,在教学校办公楼遇见三位小学老师,欣慰的是校内一名年长的老师就是从古书院的走出去的学子。他告诉我们这可是北乡规模最大的书院,崇文书院与县城的复古书院,洲湖的复真书院齐名,当时山庄,赤谷,瓜舍三个乡的学子就读于此,甚至有更远的学子慕名而来。当时他们的成绩要上榜,名列前茅者心里美滋滋的。看他那神情,我猜想他当时定是榜上有名者。尔后他告诉我们,那时他们的生活比较清苦,晚上在校大概十多人同一室,上晚自习每一人一盏桐油灯,两根灯芯,桐油是自家带去的。。。。

   通过和三位老师的交谈了解,崇文书院逐渐在我脑海浮现起来。昔日书院,始建于清同治10年(1871年),书院为洢溪阮氏和肖氏倡导,属北乡公建。书院集资方法主要是,向富甲豪商劝募和对过境草纸征收一定比例税收。书院选址也有考究,坐东朝西,坐落在安福县山庄乡洢溪村东南面的一个矮山脚下,门前广场开阔,占地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书院占据了洢溪村的最高位置,站在书院的台阶上便可以眺望洢溪民舍百栋,良田千亩。

    整个书院仿明清风格,青砖碧瓦,挑梁斗拱,是一个回廊繁复式的双层四合院。书院正堂是文昌君祠,左边是毓文斋,右边是启文斋,后面是正谊堂、明道堂。

   书院的正大门在书院的中间,走上门前九级台阶,是一个气派宽阔的廊檐,在廊檐与大门之间挂着一块横匾,横匾上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崇文书院”。书院结构简朴,独具匠心。由前后两庭,前院露天,中间有一个大天井,采光排水,院内四周植有各种花草,有石榴,桂花,夹竹桃等花木,四季常青。后庭是个大院,相当于一个大礼堂,是学生教师开会娱乐的场所。

   书院东面的一半是师生宿舍,还有 一半是办公区域,这是一栋相当于独立的2层小楼。上下层都是木质结构的板楼,楼前有一个小院,栽种着各种花草树木。或许盛夏时节,这里会缠满葡萄藤,丝瓜秧,然后洒下一片绿荫。在书院读书累了,到这里小憩,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书院的北面是教学区,二层楼房,有六个宽敞、明亮的大教室,大教室超过50平方米,小教室不足20平方米。最靠前的地方有一间厢房,书院设为琴房,各个教室有走廊联通,每个室都有天井取光、通风、亮堂。恍惚间,我耳畔似乎听到了一位熟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老先生的循循教诲,抑或一群白衣秀士在书院内挥洒才情,吟诗作对,还有那古典女子在琴房自弹自唱,悠扬的琴声飞出窗外,传遍山岗,传遍山乡。。。

    从办公楼行至教室正前方的国旗下,我默默地敬礼,不由自主唱起了国歌,我只知道,对国旗怀抱虔敬是必须的。

    我努力找寻崇文书院的古迹,偌大的操场显得有些空旷,古书院的一砖一瓦,已然无存,我以为崇文书院早就拆毁了。

    那位小学老师立即纠正“没拆多少年,是近代书院有倒塌危险才将书院房舍全部拆掉,改建成新校舍的

    崇文书院在民国初,改为崇文小学堂,是新中国成立前安福北乡唯一一所公办学校,有许多富甲巨商、军政要员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崇文书院一度成为安福北乡的文化传播中心,培养了一批国家行政干部、教师、医师、企业家等,还有奋斗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者、生力军。

     在解放后,崇文小学堂更名为洢溪小学。由于本乡教育事业的迅速发展,再加上农民子弟有了上学机会,学校人数迅猛增加,各个大小室都塞得满满的,书院又到了鼎盛之际。。。。

     1976年,鉴于崇文书院的校舍有倒塌危险,这栋历经百年风雨的古书院被全部拆毁,洢溪大队在书院的旧址上改建了新校舍。崇文书院的古建筑退出历史舞台。但幽静的书院依然给山庄人民心中留下美好的印象。

    在我们准备离开之际,一名年龄与我相仿的女教师来到我身边,指着操场前右侧告诉我:这里以前是个仓库,可大呢。并且将书院每一栋楼房的位置都清清楚楚地指给我看。我正纳闷,她这个年纪对书院的印象如此深刻,这有点不合常理。

    “我外公今年近八十岁了,在这读过书,我妈妈也在书院读过书。”女教师满满地自豪“这里一直都是书院,一直!”并带我们去参观了书院的崇尚碑,碑文记载的是各方仁人义士对书院的捐助记录。石碑上有刻“为了弘扬其美德,让洢溪子孙铭刻在心,现已刻碑之,并以此勉励子孙后代,发愤图强报效祖国”

    虽然初次谋面,但对身边的两位老师由生敬意,他们将根扎在了崇文书院。历史的崇文书院并不曾消失,消失的只是有形的外壳,任时序更替,岁月推移,但崇文书院以她独有的书卷气,历经百年风雨,仍然保留着厚重的文化底蕴。以至于现在依然是学校,依然书声琅琅。崇文书院的精神与内核,依然以文化和血脉的方式,一直流传。

    作为一个一个迟到的寻访者,我已不可能寻访到历史上真正的崇文书院,但谁又能否定我找到了它呢。

  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崇文书院,不曾消失的文化血脉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