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日志

 
 
关于我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网易考拉推荐

路遇她人车祸   

2017-05-31 14:57:30|  分类: 心灵驿站【凌冰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遇她人车祸 

                   2017年5月31日(五月初六)

                    凌冰文字

             上午十一点一刻,我骑摩托车去一乡镇取东西。 

           在路上,看见一辆电瓶车翻在马路边的沟沟里,我骑车已过去二十多米,不放心又返回。

           电瓶车侧翻在沟里,车旁直直地躺着一个人。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无人驻足,好像都很忙,都很赶,偶尔有车辆稍微减速,从窗口看一下,又继续上路。  

           我当时心里也特别害怕,不知那人是死是活,我顾不了那么多,快步走到沟沟里,蹲下身呼叫“哎,醒一醒!” 

          那人微微睁开眼睛,“哎哟”一声叫疼。这一声使我绷紧的神经总算有所放松,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活着就好!恐惧感减半。 

         我蹲下身,右脚跪地,将她扶起来坐着,她的声音很弱小,告诉我翻下车有一会了,她头晕,在路上已经休息三次了,这次头晕眼花,不知咋的就翻车了。她的左脚仍在流血,很大的血口子,地上一滩血,巳凝固。我说打120,她不让打,要我打电话给她老头子(老公),还说120是要出钱的,这里离医院只有五里路。

         通过和她的谈话,知道她是贵州人,在窑厂打工,他们年纪大有六十多岁了,就在窑厂作豆腐卖。

        我身上没有带任何东西,本想去找草药帮她止血,而她反而安慰我:“没有大事,骨头可能没断,皮外伤。” 等了将近二十分鈡,望着她没有止血的左脚,我心急如焚,我执意要送她上医院,她叫我又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她男人)说马上到了,但不知具体方向。

         我从沟沟里爬上去,就站在马路边等待。

        五分钟后一个骑电瓶车的老人在迎面而来,看见我站在路边,身边有一只他们卖豆腐的白色塑料桶,他从对面过来了。 那是一个头发将近全白的老人,他下来,用力推开轮子,拿出女人的拖鞋,我帮他一起将车子摆平,拿出拖鞋。男人想背女人上去,但是沟沟不好上,他背着女人站都站不起来,我叫他放下来,我和他一起将女儿扶上去。本来我在左边,那老人在右边,想不到女人非要叫男人和我换位置,我正纳闷。只见女儿责怪男人,她左脚仍在流血,脚上都是血,右脚没伤没血,她怕脚上的血流在我身上,弄脏我的裙子...... 

        扶上车时,男人女人都忘不了向我道几声“谢谢”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一股热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中午一点我到家,有人问我干嘛出去这么久,我简单地说了下路上遇到贵州人出车祸的事。 有人认为做的对,也有人说,现在的人不敢做好事,因为怕被碰瓷。 

         我答:我一身正气,瓷还未碰到我,他们自己便碎了,我不怕!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