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日志

 
 
关于我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网易考拉推荐

德是人间富贵根(公公辞世十二周年祭)   

2017-06-12 22:01:32|  分类: 冰儿泪-泣血哀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冰/文字

        2005年农历五月初十,这一天的中午十二点,我的公公永远地离开人世。享年77岁。在弥留之际,公公他紧紧地抓住我的双手,然后慢慢地松开,慢慢地变凉,两眼睁得大大的,是我,哭叫着用右手轻轻合上他的双眼。

        五月初十,这个日子从此铭刻在我生命里,让我心痛不止,恨无穷!

         我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带公公去全国大医院治疗肺结核病,眼睁睁地看着病魔夺去他的生命。

         我恨亲情似纸薄,公公历尽沧桑,受尽磨难,因为得的是传染病(肺结核),亲生也避而远之,他死不瞑目,含恨九泉!

        二十年前,作为远嫁女的我进入家门,那时公公早已病了七年,他得的是肺结核病,已经到了晚期,只要一咳嗽,痰和血就会一口连着一口,他的吃住都和家人分开,他不爱说话,经常一个人呆在房里。

        渐渐地,我明白,公公得的是传染病,所以大家都避着他,而且公公婆婆是包办婚姻,婆婆是童养媳,夫妻感情不合,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家里的气氛让人窒息。婆婆的脾气特别急躁,爱骂人,尤其是对家人,总爱“鸡蛋里面挑骨头”。因此我也没少挨婆婆的骂,经常一人偷偷流泪。丈夫的脾气也特别暴躁,我在这样的家庭过日子,那是度秒如年。

         我生完小孩,身体不好,家里除了一间土砖房,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家涂四壁。我摆过地摊,卖过小菜。可每看到公公拄着拐杖的背影,我总是鼻子酸酸的,我与心不忍呀,觉的老人好可怜。便经常背着丈夫偷偷地几毛几毛钱的节省下来,给公公买点吃的,为公公添置件衣服。

            有一次,在摆地摊时头昏住进医院,恰巧公公刚刚出院,医疗费未交,大嫂说,要钱的话问他大儿子拿,而大儿子不在家。我忧豫了片刻,将手中仅剩的50元为公公交了医疗费,自己只拿了1元钱的去痛片就离开了医院,为此,旁人都说我太傻,我不想解释,回家后谎称自己用50元打了点滴。

         公公的病从未好转,靠要药物维持着,有时半夜三更突然吐血,我与家人送医院急救,反反复复,每年都要花费好一笔可观的医疗费。

         “久病床前无孝子”,公公的病就这样拖着,女儿们早就成家,并且都比我大好多呢,她们各顾各的小家,谁也怕被公公的病传染上,十七年,整整十七年,相隔十多,二十里路的女儿从没有接过公公去做客,她们每年都会接婆婆去好多次,对公公也是避而远之。我一度对人性的冷漠感到心灰意冷。公公不是父亲,我和他没有那种血缘的亲情,我就是觉的他太可怜,为他的境遇而心痛。平时买些东西给公公,有空陪公公说说话,可丈夫知道后就会训我,他说“你身体最差,你不怕死吗?你要是传染上了这病,你就不怕我把你休了?” 因为两兄弟分家,每年供养父母,每家出谷子600斤,钱1000元,公公婆婆的医疗费两家平摊,可公公这样的重病哪里够用,无奈,我只得偷偷的瞒着丈夫,存些钱交给公公治病,尽管自己身体不好,也是債台累累。大儿子家有新房子,可他们拒绝公公上他们家,说是怕被传染。我为公公打抱不平,觉的这些儿女做的太过份,可婆婆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们没义务供养公公。这些都该儿媳妇做,是儿媳妇份内的事,大媳妇说,要服侍的话,就叫他的儿子去做,公公就像个皮球,被人踢到这边踢到那边。我不忍心,便经常帮公公洗衣服,给他买药等,而丈夫就会数落我“你看看你,自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去服侍老爸呢,你要去尽孝你去,但不能用我的工资,你自己去赚。”婆婆嫌公公太脏,无奈公公弯着腰自己做,我越看越生气,顾不了这么多,我帮公公拿药洗衣服等等。

         我的心情无比复杂,有时有去深山隐居,远离红尘的念头。

         三月初六,公公晚上起床上厕所时,不镇跌倒,跌断了右手,病情急剧恶化。原因是婆婆造成的,晚上11点,公公还开着灯,他睡不着,婆婆起来关掉了客厅的灯,公公发脾气骂了婆婆,可婆婆就和公公吵了起来,她推了一把公公,公公就出事了,我赶到时,公公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马上送医院抢救,经过拍片,右手骨头已断,因年岁也高,身体虚弱无法接骨,整个肺几乎没了,医院拒收,公公的时间不长了。

       夏日气温逐渐上升,公公脸色苍白,目光呆滞,整个身子已变的瘦骨嶙峋,像一幅贴在墙上的画。我开导婆婆要好好让公公过完他的最后一程,别让他留下遗憾,我关店门,在家和婆婆一起照顾公公,服侍他吃饭,穿衣,洗澡,倒痰,倒屎倒尿。。。。我曾一度被人取笑,说我帮公公洗澡擦身换衣服,接屎接尿,说我就不怕难为情,怎么还能吃的下饭?我不解释,公公比我大50多岁,按年纪可以做我的爷爷,再则公公是病人,我当自己是医生,我服侍病人难道也有错?

        五月初一早上,公公说话的声音已经很低很低,他失去了知觉,屎尿都拉在床上,就连稀饭也咽不下了。我定了箱牛奶,用中粗的吸管喂进公公的口中,他有好多话想说,可心口很疼说不出来。我打电话叫来三个姐姐,希望她们能好好陪陪公公,可她们呆了半天就走了,没说上几句话,买来些补品。我本想说,叫她们好好陪陪老人家,陪他说说话,最终没说,“强扭得瓜不甜”

        “玥儿,我胸口疼”公公紧紧抓住我的手,此时我的心碎了,近八旬的公公多像个小孩,在死亡线上挣扎,那么无力,那么凄凉。我轻轻的抚摸着公公的胸口“爸爸,我去请医生来,给你挂几瓶氨基酸,提提神,镇镇痛”。

     “医生说没用了,还打什么针,那是浪费钱。”婆婆在门外接过话题。

     “不要你们管,钱我出。”我口气很生硬,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

     “别浪费钱了,我的病自己知道,吃药打针都没用了。”公公怜爱的看着我"玥儿,你的心意我领了。你是好人,好人一定有好报的,你的恩情我今生怎能报答?”

      不管白天黑夜,我除了吃饭,洗衣外,其余的时间都陪伴在公公床前。别的儿女们却不敢近身,怕被传染。

      五月初九日上午,公公的气色好多了,声音也宏亮,他一口气就吃完我喂得牛奶。他把我和婆婆留在跟前,说“我有一个金戒,是我妈妈传给我的传家宝,婆子你还给我吧,我要留给玥儿。”婆婆不承认,她说没看见。公公显得好无奈,他自言自语“我不想死,要是我不这么快就死,那该有多好,我要去学装璜,我是木匠,学起来很快的,我要是能再活十年就好了,我也去广东打工赚钱,帮玥儿建新房子。哎,要是我死了,在天有灵的话,我要请菩萨治好玥儿残疾的脚,让她过上好日子。”我听完已哭成了泪人“爸爸,我啥也不要,我只要你能好起来,看看这世界”

       走出房门,看见的大哥大嫂和丈夫,大嫂看看我,说"玥儿,你天天给家公牛奶吃,他的生命被牛奶吊着,一个月也不会死,是你不让他死的,他的后事你负责,到时刚好农忙,请八仙“注,八仙,就是八个抬棺材的年轻人”都请不到呢。到时你去办公公的后事吧。”丈夫不言。此时的我孤立无助,我在心里呐喊,老天哪,难道我救人也错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我欲哭无泪,感到这世道,这人情,冷漠地让我失望悲哀。

     下午三点一刻,公公在不停地叫着“玥儿---”我走到他床前,“玥儿,我想托你做件事,你婆婆嫌脏,还老是骂我,我想请你帮我的被子,毯子洗干净,刚才又有大小便拉在上面了,你洗洗好吗?”

     “好,爸爸,我去洗。”我是含着泪水点头的。所有的人都说公公能活一个月以上,只有我心里有种无言的痛,觉的公公过不了几天,可能会在明天呢,我好像有心灵感应。

       第二天,陪在床前,公公嘴巴动了动,好不容易说出三个字“玥----儿-------好---”死亡是那么可怕,我深深意识到,死神在一步一步向公公靠拢,公公似有千言万语,可只在喉咙里面打转,说不出来,我两手紧紧地握着公公的手,公公的手松开了,然后慢慢的变凉,可他的两眼还睁得大大的,他死不暝目,他心愿未了,他没看见我建好新房子,就这样,我的公公在中午十二点永远离开了人世,走完了他77岁的人生旅程。

      最后,是我和大嫂还有我丈夫,帮公公洗完最后一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将他入殓。和公公十年的缘在盖棺这刻落幕。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从冷漠情感之中走出来,一个人默默流泪,有不舍,有内疚,有怨也有恨,我将自己尘封在文字的世界里,写日志倾诉,写完,然后一遍遍地看,最后烧掉化成灰。

        公公走后,我被众人莫名其妙地戴上许多关环,什么“美好农家”“三八红旗手”孝顺儿媳妇,等等。我听孝字彻心寒,我没有尽到真正的孝道,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而已,公公和父亲毕竟是不同的,我和公公没有血脉相通,血浓于水的情感,但我的孩子流着和他爷爷相同的血,我们也是亲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拉夫君一把,不至于让他偏离孝德的轨迹越走越远。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三年后,我虚弱的病秧子不但没被结核病菌所传染,反而身体越来越好,我的事业也如日中天,有如神助,干啥啥顺。这分明是公公在冥冥之中拉了我一把。公公的儿女们,他们也有了360度的改变,痛定思痛,道出了对公公的愧疚。对尚在人世的婆婆照顾有加,感恩“回头是岸"。假若不是传染病,或者那时有合作医疗,或许不会这样。

        后记:公公去世后21天,也就是“三七"祭日,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公公将我带到一做很高的山上,山上有一个小木屋,一位白衣女子拉我坐在椅子上,她拿出一个像药膏样的东西贴在我的右脚膝盖上,手里还有一味草药,写了三个字“青原山”,之后便消失了。醒来后,我去药店买来梦中的草药泡茶喝,之后又去了青原山,奇遇一位白发老人,他教我每天双盘。一年后我车祸受伤的残疾右脚能正常走路。

        如今,我一切如意,建了一栋房子,公公的愿望已完成,孩子德智体兼优,夫君的本真已归位,公公的五个儿女家庭和睦,我和他们之间已无芥蒂,尘封在我心里的怨恨早就随风而逝,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祈祷公公天堂安康!

          

德是人间富贵根(公公辞世十二周年祭)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