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凌冰文字】我佛慈悲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凌冰心情文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兰韵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泣血哀悼凌冰泪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好

 
 
模块内容加载中...
 
 
 
 
 

爹爹,阴阳相隔难相望,月儿真的好凄凉,想你念你诉不尽。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西省 吉安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近期心愿父母天堂灵安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亲爱的,前生,你在我的眼睛里;今生,你在我的牵挂里;来生,你在我的血肉里知道我在想你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置顶] 慈母周年祭

2014-10-22 22:33:39 阅读354 评论43 222014/10 Oct22

                         今天是母亲一周年祭日。

     癸已年壬戌月壬申日酉时,(即农历二零一三年九月廿九日下午六点多钟),母仙逝,据今日整一年矣。昨日逢霜降,江南夜更寒,凭窗望夜空,流星闪闪亮,犹母声声唤。三百多个日与夜,想娘思娘儿断肠。今忧思遣怀,悼文祭母。

去年此日日落西,慈母驾鹤去天庭。

闻此噩耗天昏暗,七跪八拜亦枉然。

任凭儿女千行泪,呼天喊地唤不回。

阴阳隔世两重天,今生相见再无缘。

匆匆一载又春秋,泪水倾盆复又出。

三百多个日与夜,思娘念娘泪涟涟。

父母在世陪伴少,离别方知悔恨长。

祈求父母灵安乐,经常梦里来相见。

慈母仙逝周年祭,我上龙市庙赣宁,

幸遇法师释道恒,教我大殿念经文,

往生堂上三叩首,父母灵位供佛前。

观音大堂盘腿坐,齐诵地藏本愿经。

地藏经文妙难伦,大愿大行大孝心。

弟子心禅发誓愿,地藏菩萨垂接引。

度我父母离苦难,携手西方上天堂。

九莲池畔听梵音,千年万载都吉祥。

----农历二零一四年九月廿九日(10月22日)晚

作者  | 2014-10-22 22:33:39 | 阅读(354) |评论(43) | 阅读全文>>

[置顶] 生死离别父女情

2009-3-23 12:14:53 阅读858 评论200 232009/03 Mar23

明珠在椟不知贵,失却重向天下求

      ------题记

致天堂的父亲

凌冰/文

夜静极了

没有星月

不知高低

风在窗外沙沙响

将我的心撕成碎片

我对天呐喊

回来吧,我的爸爸

您说过

阴阳隔张纸

天堂就在我的头上

触手可及

可我却看不到您的身影

听不到您的声音

你是不是累了

爸爸,您走了,

把女儿的心也带走了

二十多天了

枕边是满滩的泪水

我知道您不希望看见我如此伤心

要我坚强面对生死别离

可做起来真的很难很难

爸爸,我的好爹爹

您是我的灵魂

是我的精神支柱

都说爹生骨头娘生肉

爹爹您就是我身上的肋骨

你走了抽走了我的肋骨

让我痛彻骨髓疼透了心

爸爸,您走了,

任凭女儿哭断了肝肠

都说女儿是爹爹的贴心小棉袄

可这件小棉袄

刚刚懂的疼爱自己的爹娘

却又要经受这万劫不复的灾难

眼睁睁看着你离开家堂

爸爸,您走了

墓地边的油菜花发出淡淡的清香

那是您对女儿的呼唤

您听到了我的心语

您闻到了我的心香-“我在心里点燃了一柱不灭的心香”

说我不该兀自饮泣

更不能惨酷地隔离自己

爸爸,我的心

阴阳相隔难相望

思亦凄凉,念亦凄凉

五十年后天河桥上重相见

与您再续父女缘

千年万载我都承欢于您的漆下

从此不再离去----

-------您的宝儿:小月儿叩首

作者  | 2009-3-23 12:14:53 | 阅读(858) |评论(200)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蝶恋花·冬至思亲/ 月影

2014-12-27 14:14:09 阅读449 评论35 272014/12 Dec27

蝶恋花·冬至思亲/ 月影

2014年12月22 日冬至(十一月初一)晴

前言:

又是一年冬至到,对冬至我一向无啥印象,后来我那最最慈爱的父亲在2009年离世,就在父亲离世的前一日,我心神不灵,我是有感觉的,只是那天是我结婚纪念日,我想我爸爸不可能会出事,因为那天我还打过电话给我父亲,那天早上父亲还是好好的,可是我结婚纪念日那个晚上,我突然心痛加剧,晚上失眠,全身颤抖,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一直到晚上11点多钟,我的心突突跳,我心里特别担心,就给我姐姐打电话,想打听我爸爸妈妈的情况,可是晚上狂风大雨,手机打不通,坐机也无法接通,我如坐针毡,再给我爸爸妈妈家里打电话,手机关机,那时我度秒如年,我就这样躺在床上,等候天亮。我打算天一亮就赶回家去看望我爸爸妈妈。凌晨三点,我心疼痛的快要窒息,我无法控制自己,就在床上嚎嚎大哭。儿子被我哭声惊醒,问我为啥哭?我说不知道,就是心里特别特别难过,比我生病还难受。我说怕是你外婆外公出事了。五点钟手机响了,我未接电话就眼泪直流,我预感我爸爸出事了。父亲走了,给我留下的却是永久的遗憾和怀念。因为没有父亲的遗照,想起父亲就会让我心滴血的痛。。。。

2013年九月廿九日母亲走的很突然,中午吃完饭还在晒太阳,下午六点多就离开了人世,我是六点四十五赶到家的,那时母亲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眼,母亲走我是有预感的,我本来那天上午赶回家看望母亲,临出门时打了个电话给服侍我妈妈的保姆,她说我妈妈身体很好,我嫂子刚刚去看了我妈妈,要我过几天再去,我就说过两天就去看我妈妈,想不到。。。。我后悔,我内疚,我

作者  | 2014-12-27 14:14:09 | 阅读(449) |评论(35) | 阅读全文>>

[置顶] 【凌冰原创】冬至祭

2013-12-23 16:52:19 阅读404 评论76 232013/12 Dec23

凌冰文字 

                   ----2013年12月21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冬至

                                亲不在兮心凄凄, 

                                心凄凄兮泪纷纷。

        冬至时节,寒风阵阵,虽阳光明媚,却心似刀锤。白霜似雪,爆竹声声,仿似雷鸣,一吐忧郁之情怀。纸灰片片,型似胡蝶,皆为祭祖之遥思。虽吾父仙逝,已近四载,然音容笑貌,宛若眼前。 吾母驾鹤西去,刚过“七七祭”,一月有余,然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泪水涟裢。吾跪墓门前,

感伤从中起,悲泪哽在喉。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

吾父家春公,生于浙杭乱世之落破寒门,年十三四岁,爷爷牺牲于抗日战场。吾父小小臂膀,担负全家之重担。少年离家,拜师学艺,一支金钢钻,走遍半天下,花鸟虫鱼字与画,在他手下栩栩如生。吾父半生颠沛,或行走于江湖乱世,为人刻字换取银两,或鞠身于乡间田野,或于手艺在千家万户,或行善积德于补路修桥。几番泪,几番苦,又几番风雨坎坷路。

        慈父毕生,历经磨难,然为人良善,广结善缘。孝敬老人,效仿圣贤。和睦邻里,亲密无间,对待儿女,竟宽又严,为了儿女,心血熬干。

        吾母卢氏宝娣,生于浙杭,富商之家,祖财丰厚,然外公乃民族义士。存大爱爱国,家财全捐抗日和抗美援朝之战场。他慷概感言:没有国哪有家?姐妹二人,虽为富家掌中花,然家教甚严,礼仪女工样样全。

        吾母婚后随夫,江湖颠沛。然吾母高风,五德鲜明(仁,义,礼,孝,廉)善良仁慈,和蔼可亲,节衣缩食,克勤克俭。相夫教子,和睦乡里。

        吾父吾

作者  | 2013-12-23 16:52:19 | 阅读(404) |评论(76) | 阅读全文>>

插秧收谷——劳动

2017-7-17 19:46:10 阅读2 评论0 172017/07 July17

                                                                 劳动

上午去永新的哥哥家手工种田,手工插秧的感觉似乎特别陌生,从不打赤脚的我,今天同样穿着雨鞋下田,永新的哥哥脚疼不能干活,嫂子一人挺辛苦的,我能帮一点是一点。

一直以来夏天怕晒,去买菜也要打伞,烈日当空,平时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

其实真正在烈日下插秧,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大汗淋漓,“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耳畔想起李娜(耀一法师)的歌声。

烈日炎炎,当一丝风吹过,那一丝清凉泌人心脾,风可以如此温柔可人! 下午三点,帮老公的大嫂收谷子,听大嫂说,昨天收割机收完了所有的稻谷,今天全晒在外面,下午三点烈日还是那么毒,她说不早点收,今天收不完。

望着大嫂坚难地弯腰,她腰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儿女都在外省打工。我,迎着烈日去帮大嫂收谷子。 今天的汗比我跑半马出的还要多得多。这次的脸蛋还真应了女儿的作文,脸蛋晒的那个红的像太阳。

现在躺在椅子上,一身酸痛,疲惫极了 今天在烈日下暴晒,不知吸收多少紫外线

作者  | 2017-7-17 19:46:10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载】花开半夏,莲心生香(原创)

2017-7-12 4:47:05 阅读5 评论7 122017/07 July12

花开半夏,正值莲灿时分,无际的荷塘,蜿蜒的小径,如织的游客,闪烁的镜头,磨盘大的绿伞,或红或粉或白的莲花,缱绻在夏日清幽的时光,以轻曼的韵致,安静绽放......

如水的日子,不紧不慢,不甘不苦,伴着淡淡的清欢,缓缓前移。偶得闲暇的清晨,依一盅茶的茗香,看白云在碧空轻飘而过,用心感知光阴如细流般在指尖流淌,那颗被尘世烟火渲染半个多世纪的心,渐趋平复、宁静,默默捻及心灵的温婉,独享难得又短暂的清寂时光。

半夏,骄阳似火,虽时有夏雨造访,但雨后的气温飙升到了极致,湿度也渐次饱和,上烤下蒸,让人有一种炼狱般的煎熬,苦不堪言。然,正是这高温的熏蒸,酝酿着希望,催化了作物,那一块块,一垄垄的庄稼,在艳阳下茁壮成长,继而成熟;

半夏,清荷盛开,淡淡的花香,在夏风轻拂下,滋生出缕缕念想,越过荷塘,飘向远方记忆的岸边,吹醒了沉睡的思绪,于是,心随花香,徐徐弥漫、散开......

我无以精确诠释半夏之况味,却有着对半夏清晰的概念和感触,忘不了江南半夏熟悉的景致,以及酷暑难忍的白昼与黑夜,宛如那张具有高分辨率的图片,时常浮现眼眸,彷佛旧景重演。

欣赏白落梅这段话:“旅程如风,我们就是风中的一粒渺小,许是微尘,许是水珠,许是花叶。可终有驿站,会收留漂泊的你我。”如此这般,可见悲喜全是自酿,既如此,我们又为何不能选择握手清淡,随遇而安呢?不错,生命本是一场旅行,虽各人旅程长短不一,选择出行的工具亦不尽相同,但目的地却是惊人的一致,可谓是殊途同归;在生命这一看似漫长的过程中,每一寸时光,每一个季节,都有必要亲力亲为,亲自品尝体会。亦如我讨厌夏天,还是要默默忍受夏天灸炙熏般的拷问,因为,这是宿命,我别无选择。

作者  | 2017-7-12 4:47:05 | 阅读(5) |评论(7) | 阅读全文>>

【转载】(原创) 清净智慧,做人如莲 (散文)

2017-7-10 20:06:40 阅读7 评论8 102017/07 July10

清净智慧,做人如莲 (散文)

夜,寂寥的天空,世界如此静谧。

  白日里高温的燥热、尘埃的喧嚣已烟消云散,夜凉的感觉复归了,这时最大的感觉是平静。在平静中,我的思维就开始活跃,开始思考。开始灵魂的游荡。

    淡淡地观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微笑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澡雪思想,涤荡灵魂,让高尚妆扮我的卑微,让广袤拓开我的狭小,给沙漠植入绿洲,给荒山披上绿衣,让高山变通途,等沧海变桑田。

  岁月无情,它静静地从我指间滑落。是我辜负了光阴,浪费了岁月,伤透了谁的情怀?独自问花花不语。

   当躁动的心复归平淡的时候,一切如昨日,只留下淡然的记忆。人生如斯,静静流淌的岁月之河,有时波涛汹涌,有时波澜不惊。遗憾吗?也许有点。过往的欢笑,支离破碎;曾经的伤痛,已然平复;触摸灵魂,往日的痕迹已被磨平。

  抱怨岁月吗,遗憾作为不大吗,或许。精神独立原本孤寂,它没有同行者,这是规律,抱怨的还是自己的贪心。

  不必幽怨岁月,只要改变心迹,给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让灵魂得到永久的安宁。只有心平气和地坐下,平心静气地回顾,荣辱得失,爱恨情仇,方如一湖碧水一样平淡。

  生活有着不堪一击的脆弱,当我已然迈入老年,回首一路走过的风景,一切不都是如云如烟?人之莫名惆怅与沧桑,皆因获得容易,得来太多。

  结庐在人境,怎无车马喧?

  喜欢一湖碧水之上亭亭盖盖的莲,淡淡的白粉莲花,矗立在翡翠般油亮的叶间,植根于碧波荡漾的水乡,恬静、优美

作者  | 2017-7-10 20:06:40 | 阅读(7) |评论(8) | 阅读全文>>

感冒进行曲

2017-7-7 15:46:10 阅读6 评论5 72017/07 July7

感冒进行曲

2017年7月7日(六月十四)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曾经的我身体虚弱无比,每年看病发费的银两着实让我心疼,吊瓶吊到手抽筋。

从2009年身体开始好转,2013年上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感冒似乎有迹可循,一年四季,每个季节将会准时降临。 前几天那是七月一日,晚上看完电视,冷水沐浴,冷水喷洒在手上,突然冰凉刺骨,心里一惊,完了,要感冒了。

7月2日,失聪。天亮起来,头昏目眩,重感冒了,连带左耳中耳炎复发,耳朵流脓流血,嗡嗡嗡作响,听力受损。

7月3日,严重,发高烧,无味口,明明色香味俱全的菜进入口内,却是苦味。脚已不听使唤,酸软无力,只能进食一点点米汤。 晚上鼻塞,用嘴呼吸,难言的痛。从八点至一点,用尽了无数偏方,用清凉油,凤油精,无法打通,又用大蒜头冲鼻孔,仍无效,再用水蒸气去沖,一直到凌晨一点才迷迷糊糊睡着。

7月4日,早上豆大的汗珠,出个不停。头昏眼花,喝米汤维持体力。下午在家睡觉。 晚上,不用嘴巴呼吸,但是接下来是咳嗽,干咳,泡了红糖姜茶,将寒气逼出体外。

7月5日,失声失语。咳嗽,啖气逼出体外,一直出冷汗。戒口,喝了三歺米汤,人像霜打的茄子,上楼梯都困难,晚上七点,热水泡脚,头疼有所缓解,元力有些回升。

7月6日,睡了个懒觉,八点起床,耳朵听力恢复,炎症已除,喉咙沙哑,但能发音,语言简短,否则吃力。晚上做了瑜珈,大汗淋漓。病菌显然已随汗液排出。康复的前奏,热水泡脚,头昏已消,元气递增。

7月7日,康复。早上起来,所

作者  | 2017-7-7 15:46:10 | 阅读(6) |评论(5) | 阅读全文>>

六月水,仍带寒

2017-7-2 15:04:07 阅读7 评论4 22017/07 July2

六月水,仍带寒

凌冰 2017年7月2日(六月初九)

农历六月,本是收获季节,烈日炎炎。

今年的六月却被泡在水里,洪水泛滥,就连水也带几分寒。

三年来,从4月至11月近8个月时光,几乎都是冷水沐浴,已成习惯,因为,冷水不寒。

“山不转水转。”昨夜,冷水喷在身上,竟然有几分寒意,心里嘀咕,弄不清,到底是夏的脚步太快,还是冬姑娘穿越来赏夏花?她们邂逅,将季节弄的混乱。

病毒菌承虚而入,侵战我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驱赶。 一觉醒来,头昏眼花,鼻塞,喉咙沙哑。

纠结,如何才能将寒气逼出体外。多喝开水多出汗,再若不行,明天早上去跑个二十华里,一定将病毒驱出体外,我身体

方能安康。

方能方能安康!

作者  | 2017-7-2 15:04:07 | 阅读(7) |评论(4) | 阅读全文>>

小女孩终于笑了

2017-6-24 15:43:16 阅读15 评论7 242017/06 June24

小小女孩终于笑了!

凌冰文字

图片是本人照片

2017年6月24日(六月初一日)

刚吃完早餐,一个小女孩来我家找我女儿玩,女儿的几个玩伴我都认识,皆是附近和邻居。

小女孩在门外显的几分生疏,听她叫我女儿的名字,我女儿拉着她进家门。 无意中听她们四个女孩在谈论。两个是邻居的小孩,听到小女孩十分气愤地边哭边诉说:“我们村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好坏,他们都说我是捡来的,我讨厌那些人!”我女儿告诉小女孩“你问我妈妈,她认识好多人,我妈妈是好人,她不会骗你” 邻居的女孩也说“孙妈妈是好人,你问下她。” 小女孩还在那倾诉“村里都说我是捡来的,我在家里找到了我小时候的照片,还有去年我被车撞了住院输血,还是我妈妈给我输的血。没有血缘关系又怎能输血?”

邻居的小孩说“肯定是那些人乱说,你只要看看你妈妈对你好不好,不是亲生的那是会很凶的,不给你饭吃,还天天打你。” 我女儿问我认不认识小女孩的爸爸妈妈?

小女孩告诉我她父母的名字和家庭地址,我便知道了小女孩的一些事,她妈妈今年51岁,小女孩和我女儿同年11岁。她妈妈有一个独子,在九岁时暑假去河边洗澡淹死了。后来一直怀不上。在40岁那年,邻村的一个路口有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她的家人便抱来给她抚养,小女孩确实是在路上捡来的弃婴。

望着小女孩迷惑的目光,我郑重地告诉她“你是你妈妈亲生的,你外婆家和蓝子的奶奶家是邻居,你妈挺着大肚子时我还见过呢,别听别人糊说八道。” 我女儿告诉她,现在你放心了吧,我妈妈不会骗你。

小女孩笑了,终于会心地笑了……

作者  | 2017-6-24 15:43:16 | 阅读(15) |评论(7) | 阅读全文>>

德是人间富贵根(公公辞世十二周年祭)

2017-6-12 22:01:32 阅读4 评论3 122017/06 June12

凌冰/文字

2005年农历五月初十,这一天的中午十二点,我的公公永远地离开人世。享年77岁。在弥留之际,公公他紧紧地抓住我的双手,然后慢慢地松开,慢慢地变凉,两眼睁得大大的,是我,哭叫着用右手轻轻合上他的双眼。

五月初十,这个日子从此铭刻在我生命里,让我心痛不止,恨无穷!

我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带公公去全国大医院治疗肺结核病,眼睁睁地看着病魔夺去他的生命。

我恨亲情似纸薄,公公历尽沧桑,受尽磨难,因为得的是传染病(肺结核),亲生也避而远之,他死不瞑目,含恨九泉!

二十年前,作为远嫁女的我进入家门,那时公公早已病了七年,他得的是肺结核病,已经到了晚期,只要一咳嗽,痰和血就会一口连着一口,他的吃住都和家人分开,他不爱说话,经常一个人呆在房里。

渐渐地,我明白,公公得的是传染病,所以大家都避着他,而且公公婆婆是包办婚姻,婆婆是童养媳,夫妻感情不合,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家里的气氛让人窒息。婆婆的脾气特别急躁,爱骂人,尤其是对家人,总爱“鸡蛋里面挑骨头”。因此我也没少挨婆婆的骂,经常一人偷偷流泪。丈夫的脾气也特别暴躁,我在这样的家庭过日子,那是度秒如年。

我生完小孩,身体不好,家里除了一间土砖房,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家涂四壁。我摆过地摊,卖过小菜。可每看到公公拄着拐杖的背影,我总是鼻子酸酸的,我与心不忍呀,觉的老人好可怜。便经常背着丈夫偷偷地几毛几毛钱的节省下来,给公公买点吃的,为公公添置件衣服。

有一次,在摆地摊时头昏住进医院,恰巧公公刚刚出院,医疗费未交,大嫂说,要钱的话

作者  | 2017-6-12 22:01:32 | 阅读(4) |评论(3) | 阅读全文>>

【转载】电饭煲蛋糕,15分钟搞定

2017-6-4 20:53:05 阅读6 评论1 42017/06 June4

【电饭煲蛋糕】15分钟搞定,零失败的蛋糕!

作者  | 2017-6-4 20:53:05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一缕花魂,心语浅吟染墨香【水墨凝烟】

2017-6-3 21:38:08 阅读24 评论2 32017/06 June3

一缕花魂  心语浅吟染墨香

一缕花魂,红尘婉艳,思邈邈,悠悠岁里与君隔岸相守望。以其痴缠,以其眷恋,刻入心间,圈一地老天荒之永。岁月蹉跎,流年不复,谓一轮曲月执笔书则未央,以此场无悔、为一曲曲浅笑抑泪潺湲,为时静然,济我半念!如水皓魄,举杯遥寄,软语呢喃,心语浅吟染墨香。

——题记

缘岁之廊,五月、蝶眷影。是花儿烂漫的季节,芳菲烂漫、鲜艳靓丽,取一枚花絮,温柔一程香满衣,点缀一首清之句,馨一记喜,浸一分情。于飘散中候温,守候来花。为汝绾结一世同心,若乃可,我愿坐在风里,“以花为画,花落为诗”, 金粉萃如幽兰之境,纷绮亦身静远。将花染香入诗,轻文在印花之香笺上,不为有,不为铭,愿在那一程山迢递之意中,以文字暖,与文相伴,共谱一曲相思引。

今夜,轻烟雾霭,夜色阑珊,静而能闻一处笔之声,我以端之温度,着于离汝心最近者。有所樱花盈庭之漫,亦有枫叶染之缠绵;有风花雪月之清欢,亦有泉禅心之婉;有岁月如初之静好,亦有泣者重逢。常见其入心之情所动,是时光美矣往?其岁月为君添香?或者光阴度我,以一季花开之日,浸着幸福,承载眼底袅袅氤雾,一画韵香之思指尖蔓,为汝织起一情之梦。

世事苍茫有微生,或只以梦里依旧五色缤纷,或只以不拒光之漓淋,或只以不割丝丝缕缕之冥冥中眷恋。相思涌成泉,以绵之语、有爱之润成美丽之蝶翩跹,逾万水,度千山,望于君之世、绘一副采之画卷。与君晨夕情长,幽幽幻梦。掬一袭婉筠,捻一朵莲于墨香中舒,听梵音以曲韵禅香,张缓,一字一阙,虔于文字里行。若曰,人生之景皆如文,其浮今纸上之文,透笔下温柔之句,将为满流年里之容与喜。若每一段时皆以其文以知,那份美、则徐归矣。

作者  | 2017-6-3 21:38:08 | 阅读(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也过儿童节

2017-6-2 13:09:49 阅读1 评论0 22017/06 June2

也过儿童节

凌冰/文字

六一儿童节,上午观看女儿的文艺表演:舞蹈童年,胡葫丝演奏康定情歌。

晚上八点特困,八点半便进入梦乡:梦在童年,有小时候的玩伴,还有我们七口之家,父母健在又年轻,妹妹还是三岁,像苹果般的圆脸活泼可爱,大哥二哥和姐姐他们在家大扫除,我依偎在爸爸怀里,妈妈抱着妹妹在吃东西。 家里还来了两位客人,说是台湾来的华侨,竟然还是我们的叔叔,吃的用的应有尽有,用车子栽入我家。呵呵,这点确是天方夜谭,因为我家没有人去了台湾,解放前也没有。

醒来已是早上五点,睡了将近九个小时,睁开眼睛,意尤未尽,美滋滋的。婴儿的睡眠。

梦入童年,好美! 2017年6月2日(五月初八)

作者  | 2017-6-2 13:09:49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路遇她人车祸

2017-5-31 21:42:07 阅读12 评论6 312017/05 May31

                                                    路遇她人车祸

凌冰/文字

2017年5月31日(五月初六)

上午十一点一刻,我骑摩托车去一乡镇取东西。

在路上,看见一辆电瓶车翻在马路边的沟沟里,我骑车已过去二十多米,不放心又返回。

电瓶车侧翻在沟里,车旁直直地躺着一个人。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无人驻足,好像都很忙,都很赶,偶尔有车辆稍微减速,从窗口看一下,又继续上路。

我当时心里也特别害怕,不知那人是死是活,我顾不了那么多,快步走到沟沟里,蹲下身呼叫“哎,醒一醒!”

那人微微睁开眼睛,“哎哟”一声叫疼。这一声使我绷紧的神经总算有所放松,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活着就好!恐惧感减半。

我蹲下身,右脚跪地,将她扶起来坐着,她的声音很弱小,告诉我翻下车有一会了,她头晕,在路上已经休息三次了,这次头晕眼花,不知咋的就翻车了。她的左脚仍在流血,很大的血口子,地上一滩血,巳凝固。我说打120,她不让打,要我打电话给她老头子(老公),还说120是要出钱的,这里离医院只有五里路。

通过和她的谈话,知道她是贵州人,在窑厂打工,他们年纪大有六十多岁了,就在窑厂作豆腐卖

作者  | 2017-5-31 21:42:07 | 阅读(12)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情暖人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中国博海文苑管理员风采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我和我的宝贝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凌冰学诗词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中国江西

 
 
模块内容加载中...
 
 
 
 
 

梅兰菊竹

 
 
模块内容加载中...
 
 
 
 
 

音画欣赏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警钟长鸣【凌冰感概篇】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精品博客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