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冰儿

井岗山下万枝芳,眉黛翠微染稻乡,靓女红笺思梦远,飞星逐月寄情长.

 
 
 

日志

 
 
关于我

凌冰: 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西子湖畔,现居江西吉安市。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家,枇杷  

2018-05-11 19:59:01|  分类: 凌冰心情文字【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枇杷

2018年5月9日(三月廿四)
老家,枇杷 - 紫竹月影 - 凌冰儿
 
凌冰/文字

娘家是自己的根,也是我一生的思念和牵挂

小时候,
谁家树上结了果
我们这群小屁孩
瞒准目标,站岗,放风和“采摘”(注其实是偷)
青涩的,我们仍然满嘴生津,解谗
躲在某个角落里,听大人在骂
我们摸摸口袋,笑如夏花

长大后
自家的果园果实累累
我翘首凝望,
父亲在果树下锄草
他的腰板不再那么挺拔

成家后
果子成熟的季节
父亲催促的电话在家乡那一端
我母子刚到车站
父亲早巳等候在站台
从我手上抱过宝儿
还将我的行李背在肩上

客堂的小竹篮
成熟的枇杷早已盛满
母亲挑最大最熟的那颗
父母一瓣一瓣在喂我的小儿郎

如今
物似人非,父母双双登了天堂
乡路更加宽敞
果园满目萧条
水井旁再也无法找寻父亲的身影
踉跄归属了呐喊
村口的水流,撒落感伤

今日
邻居家一树的枇杷
将我的思绪带到了双亲尚在的时光
成喜,邻居大叔,七十多岁
他爬上树
挑最红最大的那一串串枇杷釆摘
交给我品尝
并装包让我带回家
我将那份浓浓的乡情
紧紧地,抱在怀里

晚上,沉重的夜色
家乡一个个人的影子
笑着,从远处走来
带着叮咛,慈祥如初
不知名的疼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
生生的,敲疼我的心脏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